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組工動態 > 省內動態 >
“初心”寫在脫貧攻堅主戰場 ——云南脫貧攻堅一線共產黨員群像素描
發布日期:2019-07-01 10:29:28  瀏覽:  字體:   作者:研究室轉載  打印  來源:云南日報
 
共產黨員在脫貧攻堅一線。 (圖片由省委組織部提供)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省舉非常之力推進脫貧攻堅。向每個貧困縣選派1名駐村工作隊總隊長、1至2名副總隊長,從縣級以上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中央駐滇單位選派干部擔任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員,確保建檔立卡貧困村一村一隊、全部覆蓋。近年來,全省累計派出2.2萬名黨員干部到貧困村擔任第一書記,派出11萬名干部駐村幫扶。目前在崗駐村工作隊員3.5萬多名。

  這些奮戰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黨員、干部,離開家人,帶著組織的囑托,懷著一顆讓群眾過上好日子的決心,投入決戰脫貧攻堅的艱苦戰斗。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懷著一樣的初心,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奮斗。他們的拼搏與奉獻,譜寫了一曲曲最具時代特征的扶貧壯歌。

  今年的建黨節,讓我們走近這些以行動踐初心的優秀共產黨員,聽一聽他們的故事,他們的心聲……

  選擇:舍棄小家為了大家

  一兩個月回不了家,平時只能在視頻調度中看看對方有沒有出現。這是麗江市永勝縣水務局派駐魯地拉鎮格克村第一書記、工作隊長趙麗和同為扶貧干部的丈夫的真實生活。

  趙麗工作的地方是永勝縣最偏遠、最艱苦、貧困程度最深的傈僳族貧困村,山高箐深、溝壑縱橫,離縣城180公里,交通極為不便。每個工作隊員回村時,后備廂里總是裝滿了汽油桶、液化氣罐和蔬菜,“沒辦法、采購不便,只能一次多拉些”,趙麗說。

  即便是這樣,她從沒有抱怨過。為了能讓格克村如期脫貧,趙麗和隊友多方協調落實水、電、路、住房等項目建設,一起擬定產業發展“一戶一方案”,邀請專家為村民做技術培訓……老百姓吃穿好了,收入高了,笑容也多了,趙麗說:“看到他們眼中那種由衷的喜悅,我知道,這就夠了。”

  放棄城市優越的條件,放棄和家人團聚的時間,大部分時間獻給貧困戶。這樣的“取舍”是每個脫貧攻堅一線的黨員干部都在經歷的。

  周偉智來自廣東,是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掛職昭通市巧家縣扶貧辦的干部。為了東西部勞務協作工作已經來云南工作近兩年。去年,他幫助當地的貧困勞動力到廣東省就業459人,在省內就業915人,到其他省市區就業712人,連妻子生產時都沒顧得上回鄉陪護。

  臨滄市檢察院派駐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忙糯鄉邦界村的駐村工作隊長、第一書記畢起美則是干脆把“家”搬到了村里。2017年,她“任性”地帶著剛滿周歲的女兒和母親一起去駐村扶貧,一轉眼祖孫三代已經在邦界村生活了兩年多。兩年時間,畢起美為村里辦了很多實事,和村里人相處成了“一家人”,她的女兒也被鄉政府頒了個“忙糯鄉邦界村榮譽村民”稱號。

  舍小家顧大家,源于一種信念、一種對黨忠誠的赤子情懷。用省委下派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脫貧攻堅工作隊員楊雨江的話說:“作為一名黨員干部,看齊意識,大局意識是最基本的”。

  今年2月,省委根據怒江州、鎮雄縣脫貧攻堅需要,從省直部門、省屬企事業單位和昆明市、玉溪市精準選派了90名干部組成工作隊,下派到怒江州、鎮雄縣開展脫貧攻堅工作,楊雨江成為其中的一員。

  這批干部基本是自愿報名,經組織批準篩選后下派。從以前在辦公室忙來忙去,到現在一襲迷彩服,一雙膠頭布鞋,每天都在路上,這樣的轉變對他們來說是歷練,更是為了一份光榮的使命。

  楊雨江2014年曾作為省委組織部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在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縣插甸鎮安德村駐村一年,參加省委工作隊被分到怒江州蘭坪縣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他說:“我們必須保持只爭朝夕的奮斗姿態,苦干實干,向自己、向組織、向群眾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融入:不忘初心贏得民心

  剛入村時,騰沖市馬站鄉云華村的村民對騰沖駝峰機場派駐的工作隊隊員尹林偉有一種看法:“一個城里來的年輕人,適應不了農村,過兩天就會回去”。

  可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發現這個年輕人不僅沒有回去,還在基層駐扎了下來。尹林偉每天第一件事情就是走村入戶,和大家聊家常,每個月駐村時間超過25天,有時候甚至連續幾個月都在村里值守。最可貴的是,他把群眾當成親人,把群眾的事當成自己的事。

  一次,一名貧困戶生病住院,家中的女兒生孩子無人照料,尹林偉二話沒說拿出了自己的2000塊錢給他們購買了嬰兒用品等物資,解決燃眉之急。他還一次次爭取支持,為困難群眾進行危房改造,為當地小學改善基礎設施、飲水衛生條件,并帶領群眾發展香椿、椿頭產業增收致富。

  群眾的心暖了,愿意跟他交心談心,就連農戶家里養的狗都會把他當做熟人,尹林偉也因此獲得了一個外號——“狗不咬”。

  群眾給駐村隊員取外號,折射的是一種信任。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委宣傳部派駐麻栗坡縣猛硐鄉猛硐村駐村工作隊員王福成的外號叫“戶戶通”,因為他在村里一駐扎就是7年,對所負責轄區內的每戶人家情況十分熟悉。

  脫貧攻堅戰場上,王福成是一位老兵,今年已經53歲。駐村的7年來,他帶領村民打造了香草棚“省級示范村”,上扣林村“國門苗寨”,發展了甘蔗種植業、甘蔗釀造產業等,讓貧困戶一步步走出貧困。特別是2018年猛硐9·02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中,在自家的私家車被洪水沖走的情況下,他第一時間想到是的老百姓,做到的是沖出去救災。災后又迅速投入重建工作,直到一周后才抽出時間去找自己的車。

  有人問王福成,是什么讓他在扶貧一線堅守了7年?他說:“組織上信任我,把我派到猛硐駐村開展扶貧工作,猛硐就是我的第二故鄉,猛硐村民就是我的親人,我必須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謀劃:發展產業造血扶貧

  產業扶貧是脫貧致富的根本出路。但如何選產業?如何說服群眾跟著自己干,考驗著扶貧干部的耐心和毅力。

  曲靖供電局宣威分局派駐雙河鄉扶貧工作大隊長、梨樹坪村第一書記鄧冬為了給梨樹坪村找出路,從網上自學了山藥種植技術,又在宣威城郊自己租田試種成功,還磨破嘴皮說服超市采購人員,找好了銷路。可當他把種植山藥的想法告訴村民后,大多數貧困戶卻是拒絕的態度。

  “如果賣不出去我全收了!”鄧冬挨家挨戶做工作,拍胸脯保證,還是收效甚微。他索性直接帶領村里比較有威信的幾個村民外出考察市場和銷路!這下,大家終于相信種山藥能賺錢,當年就有25戶貧困戶種植了山藥。

  2018年底,貧困戶種植的山藥平均每畝地純收入達到5000元。今年,他又把山藥種植推廣到了全鄉6個村委會,并與一家企業簽訂了1000畝的收購合同,“黨支部+合作社+貧困戶+龍頭企業”的產業扶貧模式實現了對260戶貧困戶的覆蓋,脫貧指日可待。大家也親切地稱鄧冬為“山藥書記”。

  鄧冬的故事在脫貧攻堅戰場不勝枚舉。因地制宜,以黨支部為引領,合作社、龍頭公司為依托,一個個產業在多種政策傾斜、資源匯集中成長起來,一個個貧困點在合力攻堅下陸續告別貧困面貌。

  在昭通市彝良縣牛街鎮水田村,昭通供電局彝良供電公司派駐水田村駐村的第一書記吳長碧根據各個村民小組的情況,為當地想了多條產業發展的路子。

  水田村道洞社在海拔1800米的高山上,吳長碧就引導村民種植大竹;麻園組有人自發辦養牛場,她就想引導他們發展合作社,做大做強,讓貧困戶加入進來共同致富。她牽頭成立村集體經濟公司,讓貧困戶以勞務入股,流轉起200多畝土地,開展辣椒育苗。2018年,村集體經濟公司總收入達到了160萬元,帶動112戶建檔立卡貧困戶173名貧困人口實現脫貧增收。

  曾經的荒山變成了竹海,曾經的偏坡陡坎變成了青山綠水、小橋人家,群眾都感念吳長碧的付出。一次,她被縣里遴選到北京參加扶貧干部培訓,村里的群眾誤以為她要離開,得知消息都哭了,吳長碧看著群眾對自己的不舍,自己也哭了……

  改變:心中有光照亮遠方

  他們

  將生命定格

  在扶貧路上

  “救困是短,扶志扶智才是長。”昆明學院植物學副教授楊雪剛來到紅河縣垤瑪鄉河瑪村駐村時,看到農村孩子們渴望知識的眼神,就明白了自己該做什么。

  心中有個“立德樹人”夢,哪里都是“三尺講臺”。作為一名黨員教師,她把“三尺講臺”搬到了扶貧一線,每周二、四在河瑪村完小開辦英語課外興趣班,周六、周日開辦英語提高班,還開放了自己住的宿舍,把社會各界捐贈的圖書集中起來向孩子們開放。她最見不得孩子受苦,爭取各個渠道的公益捐贈,幫孩子們改善飲水條件、衛生條件,解決冬季御寒問題。

  楊雪希望通過長期的、持之以恒的教育幫扶,讓孩子們開闊視野,明白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將來走出大山,學成歸來回饋社會、建設家鄉。她說:“幫助孩子們成長成才,這就是我作為一名黨員教師的初心。”

  用自己心中的光,改變別人,照亮未來。永仁縣委副書記、縣駐村扶貧工作隊總隊長吳濤竭力發揮專業特長,改變永仁的扶貧隊員和貧困戶。

  在省婦聯權益部和兒童部工作多年,吳濤積累了諸多幫助婦女兒童的社會資源和社會工作專業知識。在脫貧實踐中,她用社會工作的方法和理念,把全縣50支扶貧工作隊打造成為穿著“黃馬甲”、團結協作的“鐵軍”。

  看到貧困戶普遍缺乏對幼兒的家庭教育,她積極引入專業社工團隊在貧困戶中實施“0-3歲兒童早期教育項目”,引導孩子監護人利用繪本閱讀法,促進農村幼兒情緒社會性發展。她還積極鏈接資源,在宜就鎮實施了以婦女為主的可持續扶貧與發展示范項目,幫助當地婦女通過自己的努力擺脫貧困。

  東華大學掛職鹽津縣廟壩鎮黃草社區第一書記張強從上海來到云南,以最快的速度渡過了“語言、生活和飲食”三大難關,開始總結思考用示范帶動、教育引導的方式促進農村工作,成功幫助兩名返鄉大學生在家鄉創業,并指導一名大學生成立專業合作社,在村內發展種植獼猴桃產業200畝,帶動更多貧困戶就業。

  脫貧攻堅的路上,每位干部心中的光都來自于不同的“初心”。對于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撒營盤鎮書西村駐村工作隊長、第一書記高榮駿來說,就是“想為生我養我的地方多做點事”。

  2017年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后,他毅然回到家鄉,考入祿勸縣紀委監委。2018年3月,被派駐撒營盤鎮書西村,成為了一名駐村隊員,走上了自己的初心路。

  入村后,高榮駿很快轉變角色,沉下心幫助書西村打基礎、規范基礎黨務工作,為了政策宣傳通俗易懂,他自己編順口溜,開展圍爐夜話、院壩會等,還為村民講“故事黨課”,講革命歷史,講脫貧案例,讓群眾在點點滴滴的故事中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

  駐村500多天,高榮駿所在的書西村委會,村、戶貧困退出指標已圓滿完成。他寫在日記本上的一段話,或許能代表廣大駐村扶貧隊員的心聲:“再回首,我希望聽到群眾親切地叫我的名字,我們走在路上,看到村莊富饒、村民幸福,一切皆因我們來過、住過、工作過而變得更加美好。”

  脫貧攻堅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一批又一批黨員干部為了群眾早日脫貧,殫精竭慮、嘔心瀝血,有人甚至為之付出了生命。他們是脫貧攻堅的楷模,激勵著廣大扶貧干部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陳勇,永勝縣檢察院司法警察、永勝縣六德鄉北華村委會的扶貧工作隊員。在村民眼里,他是一個勤快熱心的年輕人,改善基礎設施、發展蜂蜜產業,扶貧工作干得風生水起。在親人眼里,他是一個自律、有責任心的兒子、丈夫,從不讓人擔心。因為駐村扶貧,他一直很少回家,總是對家人說:“等扶貧工作結束了,我就好好陪你們。”然而,家人沒有等到他回來。2019年1月29日,陳勇因突發疾病倒在工作崗位上,生命定格在36歲。

  李文芝,武定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教導員。作為一名警察,她戰斗在最前沿、沖鋒在第一線,帶領辦案民警轉戰南北,成功偵破多起重大案件。作為一名幫扶干部,她忠實履行掛包職責,時刻將聯系幫扶的4戶貧困戶的冷暖放心上,千方百計幫他們脫貧出列。

  2019年4月3日,李文芝和同事驅車赴東坡鄉以赤叨村羅干莫村民小組,深入幫扶聯系的貧困戶家中落實危房改造措施,在返程途中遭遇交通事故,永遠倒在了扶貧路上,年僅45歲。

  2019年5月27日,同樣是一起令人痛心的交通事故,奪走了奔走在扶貧路上的賓川縣平川鎮朱苦拉村委會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張瑜和大學生村官王文濤二人的生命。

  張瑜,49歲,一個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老大哥,話不多,干起工作來卻很拼命,雖然經常暈車,但還是義無反顧地一趟趟往遙遠偏僻的朱苦拉跑,為了群眾的事情東奔西走。王文濤,年僅26歲,給自己起的微信名是“堅強的小鋼炮”,勉勵自己不怕苦、不怕累,好好干事業。他曾在朋友圈寫道:“以愚公移山之志,切實脫貧攻堅鞏固提升,有效銜接鄉村振興。不破樓蘭,終不還。”在張瑜、王文濤和其他駐村工作隊員的共同努力下,朱苦拉村已于2018年脫貧出列,可他們,終究沒有看到朱苦拉更美好的未來。

  26歲的王秋婷是大關縣紀委選派到天星鎮打瓦村的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在剛開始駐村的兩個月里,她走遍了打瓦村下轄的22個村民小組,走爛了兩雙新買的運動鞋。憑著務實的工作作風和勤學善思的工作方法,很快成為了群眾的貼心人。“每次母親打電話問我工作近況,我都愉快報平安,讓她放寬心。但組織賦予我的任務使我一刻也不能松懈,我一點一滴融入到群眾中。”王秋婷曾在日記里寫道。2018年11月19日,她和兩名工作隊員在從打瓦村返回大關縣城的途中路遇車禍,不幸遇難,再也無法向母親報平安。

  寧蒗彝族自治縣西川鄉沙力村黨總支書記楊大林,在患有高血壓、痛風等疾病的情況下仍然堅守在脫貧攻堅第一線,帶領群眾發展烤煙、附子、草烏、花椒等特色種植產業,成立養殖專業合作社發展養殖產業,使51個建檔立卡貧困戶成功脫貧出列。他卻因勞累過度,2017年12月9日8時,在村委會值班室不幸去世,年僅39歲。

  施甸縣何元鄉莽王村黨總支書記段定華,凡事做到“我先來”,脫貧戰場是急先鋒,發展產業時敢于帶頭干,2019年5月8日,段定華在組織召開莽王村脫貧攻堅工作例會時,因突發急性心肌梗死,經送往醫院搶救無效后逝世,留給家人和群眾無限的哀思。

  陳勇、李文芝、張瑜、王文濤、王秋婷、楊大林、段定華……讓我們記住這些名字以及和他們一樣把生命獻給扶貧事業的眾多黨員干部,記住是他們用生命和汗水鋪就了貧困群眾的脫貧路。

  沿著他們走過的路,千千萬萬黨員干部正在矢志奮斗,完成他們沒有完成的事業。

  本報記者郎晶晶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排列3和值表